蘋果離開了蘋果樹進入了保存之旅,魚兒離開了水進入了保存之旅,稻穀收割了也進入了保存之旅,只要你覺得有必要多放個幾天就免不了保存,保存不見得是要保新鮮,也許只是單純的想[多放幾天還能吃就好],所以用油封用鹽醃用糖漬,用煙燻,只是想多放幾天!

 

隨著各地的風俗民情,方法不一而足,卻每每能夠創造出除了新鮮以外的美食,像宜蘭的鴨賞蜜餞,有名的金華火腿,各式各樣的泡菜等等---,哦!我可沒說咖啡豆可以用鹽來醃'用糖來漬,我也沒說咖啡可以當泡菜,可是誰曉得古早的人沒有試過呢?

 

不過,我可是在不少外國的咖啡書裡看到許多類似這樣的配方:

 

牛小排一份

咖啡兩把

小魚乾一把

肉荳蔻一匙

黑胡椒少許

 

好吧!算我亂扯,但這是真的,那咖啡豆可還是未剝皮的紅色櫻桃呢!在古早時候咖啡豆其實不是咖啡豆,咖啡豆只是個用剩的殘渣,就像媽媽常煮的十全大補湯一樣,湯喝完了,就剩下那藥渣,咖啡豆就是那剩下的藥渣.

 

不知道是哪個時期的哪個人,也許是不小心打翻鍋子咖啡渣渣掉到火堆裡,也許是將渣渣拿來滅火,火沒滅卻烤熟了渣渣,也許是煮著煮著湯沒了,煮咖啡湯變成了烤咖啡渣渣,這渣渣竟然傳出前所未有的香味,於是咖啡的歷史從喝咖啡果實的咖啡湯超進化到喝咖啡種子的咖啡,從此咖啡不再是一種湯的名稱------.

 

好啦!好啦!是我在瞎掰!不過如果只是咖啡湯,你想咖啡會經過了千百年,受到種種的禁錮,而還能夠流傳世界讓普羅大眾不斷突破禁令讓文人騷客不斷讚美歌頌嗎?

 

這一切都是拜烘培之賜,因為烘培,咖啡才有了如今的地位!

(不然我們也許是在喝咖啡燉排骨湯,不是喝咖啡)

(嗯!有機會應該喝喝看咖啡排骨湯!)

 

烘培的香味,刺激著嗅覺,勾引著味覺,真是令人舒暢神怡,不知不覺烘啊烘喝啊喝,然後---剩下一堆豆子,

 

就擱著吧!

 

第二天,一聞,沒味了,再烘吧!

 

一日復一日,一日復一日,一日復一日,一日復一日,一日復一日,一日復一日,一日復一日,一日復一日,一日復一日,一日復一日------

 

也不知道經過了幾個一日,這樣子挺麻煩的,總該想個法子看看怎樣才能放久一點吧!

 

是啊!如何才能放得久一點呢?

(待續)

Andrew 2001/03/1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CAFEWORKER 的頭像
CAFEWORKER

CAFEWORKER 咖啡工人

CAFEWO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