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的咖啡歷史大部份是承 接自日本時代,雖然早期荷蘭人和英國人曾佔據過台灣,但是並沒有留下多少有關咖啡的歷史痕跡,咖啡樹的種植也是在日據時代,日本勸業局為了發展經濟作物從 夏威夷引進咖啡樹苗在台灣試種,然而因為台灣的地形、氣候使咖啡的種植規模無法和國外競爭,最後不了了之被其他作物取代了。

台灣的咖啡 館興起於1930年代,在西門町、衡陽路一帶,開始是由日本人經營,主要供做記者、文人作家等討論、交換心得的所在,不少的畫家、作家出入其中,並不時舉 辦小型個展以切磋琢磨,大稻埕是另一個人文薈萃之地,延續日式純喫茶的咖啡聽也在此時紛紛出現,維特、波麗露等都是有名的咖啡廳,位於延平北路二段的維特 咖啡店,是台灣新文學的地標之一,當時的青年人喝著咖啡高論著時代思潮的種種,民生西路的波麗露在三、四十年代,是很豪華的餐廳,許多男女在此相親、約 會,也是老一輩文人雅士聚會的場所。

戰後到民國六十年代的西門町是全台最熱鬧的地方,西門町的繁榮景像和位在總統府後街的位置有絕大的關係,中央政府遷台後,以日本總督府(現總統府)為辦公所在,各類政府機關也遍佈附近,再加上附近的衡陽路一帶,本來就是銀樓、布莊群聚的地方,商業機能愈加鼎盛。

後 來,為了安頓鐵道附近違章建築的榮民,建築了如一條長龍的「中華商場」,成為台北市著名的地標,中南部的人來到台北一定要到西門町朝聖一番,從中華路二 段、成都路、到武昌街是全台北的精華區,除了供應各種現代商品外,也是大陸各地名菜匯集的地方,當然也是也是咖啡館集中的地區。

中山 堂、西門圓環一帶是人潮聚集的地區,初期的咖啡館還保持著藝文的風味,常常吸引許多文人學者、作家、畫家、音樂家在此聚集,但是政府遷台後,台灣的經濟情 勢進入重整期,政府推行各種經濟計畫和所謂維護善良風俗的措施,上咖啡館變成奢侈的舉動,咖啡館為了生計問題,逐漸轉變為情人約會的場所,接著原來透明的 玻璃也變成暗色系的了,慢慢地色情也侵入咖啡館了,咖啡館成為一個曖昧不清的地方。影響所及,直到現在仍有老一輩的人禁止兒孫輩到咖啡館工作!

明 星咖啡館是台灣咖啡館近代史不能不提的一家店,雖然在經營的後期,咖啡實在難以入口,服務態度令人不敢恭維,但是在台灣文學史上具有不可磨滅的地位,因為 它橫跨戰前戰後四十幾年,是屬於典型的作家咖啡館;幾乎當期的藝文界人士都會去明星,有名的談詩論畫,無名的瞻仰前輩風采,早期的畫家李梅樹、楊三郎、廖 繼春、顏水龍等,作家白先勇、陳映貞、黃春明、施叔春等都是明星的常客,我的一些朋友,在少女情懷的時期,也常常窩到明星去吸收一些文藝氣息,但是到了民 國七十年代明星成了緬懷前賢的所在,再也無法吸引喝咖啡的人們,只好結束咖啡部門的營業了。

這其間也有不少頗有知名度的純咖啡館(相對 於色情咖啡館),如野人、文藝沙龍、作家等,但是都偏向於文藝界小眾人士之間的流傳,再加上經營的時間多半不夠長久,一般刻苦耐勞、汲汲於營生而致創造台 灣奇蹟的普羅大眾們不要說上咖啡館,恐怕連咖啡都未必喝過,充其量在有機會吃頓西餐時飯後的附餐飲料,才得而與聞罷了!

民國六十年代初 期,咖啡專門店的興起使咖啡館逐漸脫離色情行業的牽絆,開設在成都路的南美咖啡是台灣專業咖啡的濫觴,是第一家經營咖啡豆、咖啡器材和咖啡等飲料的專門 店,接著民國六十四年成立的力代咖啡是第一家咖啡連鎖專賣店,同時期的還有風行一時的上島咖啡、蜜蜂咖啡和UCC等。

這一波咖啡的流行 風潮,和台灣經濟的成長有關,台灣居民的生活日漸富裕,開始有錢、有閑享受了。吃大餐、喝咖啡、看餐廳秀是當時的風潮,但是民國六十年代末期開始,富裕的 台灣,因為人文素質沒有跟上時代,全國上下捲入了金錢遊戲的漩渦裡,賭博電玩、大家樂、股票和房地產等等不一而足,在咖啡館方面,原先咖啡相當有知名度的 蜜蜂咖啡,不再注重咖啡品質,變成真正的蜜蜂咖啡屋—滿屋的小蜜蜂電玩,最後在雷厲風行的查緝下走向衰敗的途徑!

經歷過藝文、色情、賭博等各個階段的咖啡館進入民國七十年代後,開始有些不一樣的了!

這 個不一樣是從解嚴後開始的;解嚴後的天空忽然間變的無限寬廣,除了各種投機性活動盛行外,出國觀光也蔚為風潮,「台灣採購團」的美名在國際間也日漸響亮, 但是國人因出國而視界大開後,對於生活品質的提昇也有相當大的助益,注重休閒的熱潮也正方興未艾,此時除了各種名牌消費品震懾於國人超高的消費力如雨後春 筍般的引進國內外,代表休閒主義的各國餐飲也逐漸蔓延台北街頭,在國外相當流行的義式咖啡館也在此時被引入國內。

這時期,有一齣廣告對 咖啡的推廣有著不可沒的功勞,就是伯朗咖啡在山城九份拍的咖啡廣告,廣告裡,那謎樣又悠遠的意境,讓「咖啡」深印在每個人的心裡,咖啡是如此這般的切合現 代人空虛的心靈啊!這齣廣告再加上瓊瑤一系列的連續劇,驅走了山城—「九份」一直以來的靜寂、冷清,不只假日裡人山人海,平時也有絡繹不絕的人潮,使九份 從溫早年的繁華景象,而咖啡的種子也適時的在台灣人的心底發芽了!

義式咖啡館的出現和出國觀光有相當的關係,當國人流連於歐美各國的山 光水色、城市風景之際,也將矗立於大街小巷的咖啡館影像融於腦海之中,甚至也習慣了飯後來杯咖啡的制式文化,那樣子的咖啡文化對照於尚處於咖啡沙漠的台 灣,除了享受美味之外,蘊藏的商機也夠吸引人了,其中濃濃的休閒意境也配合休閒觀念日趨濃厚的台灣,更何況許多原本在國外生活的國人,受到台灣高度成長的 經濟奇蹟吸引也逐漸的回流,這些因素都使得咖啡文化得以在臺灣生根。

義式咖啡館引入的另一個意義,代表台灣咖啡人口結構性的轉變,其意 義與之前各個年代的咖啡意涵有絕大的不同,不管之前的咖啡館或文學、或藝術、或庭園、或精緻華麗甚至或色情賭博,總是不脫離小眾市場或陪襯的範疇,並不是 主要的銷售標的,正所謂醉翁之意並不在酒!咖啡的消費對大多數的人來說僅是偶而為之的隨興之舉,讓咖啡館變質的原因就在於真正喝咖啡的人口實在不多,無法 支持其開銷,只好藉著咖啡的名義販賣其他的物品!

而義式咖啡館使用的義式咖啡機的特性就是「工作效率」和「穩定的咖啡品質」,這兩點需 要足夠的消費人口來支持,所以義式咖啡館的出現表示咖啡的人口正式站在高成長的起點,咖啡已經從小眾、個性、品味等意象中,轉為普羅大眾日常飲品的一種, 日漸增加的咖啡人口讓以咖啡為業的咖啡館獲得了立足點。

當咖啡定位在娛樂、休閒產品的時候,咖啡館的經營取決於外在包裝的良窳,及個人 風格的展現,並不在意咖啡品質的好壞,但是經營狀況會隨著流行風潮而起起落落,常有風光數年、一朝人去樓空的景象,然而幾乎所有以專業咖啡型態經營的店 家,很少有受流行風潮影響而轉業的現象,這說明了咖啡人口的穩定性,另外咖啡人口的增加使得以提高工作效率和穩定咖啡口感的義式咖啡大受歡迎,再加上歐美 咖啡館經營型態的影響,八十年代後期的台灣的義式咖啡館將逐漸成為咖啡館的主流!

Andrew 2001/03/22

創作者介紹

CAFEWORKER 咖啡工人

CAFEWORKE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